新聞中心

施羅德2019投資展望:迎接史上最長景氣擴張期 新興市場 多元債布局 可望領先

施羅德投信於日前舉辦來年投資展望,並於會中揭露明年投資十大預測。這是連續第六年由施羅德亞洲多元資產團隊為投資人把脈,而過去平均超過六成的準確率,讓今年的大預測同樣受到矚目。另外則是受到升息影響的債券市場、以及今年表現備受壓抑的新興市場,同樣都是明年重點、不可忽略。

2018年11月8日

自2008年以來,全球經濟持續復甦成長,目前進入所謂「late cycle」(景氣循環末升段)。美國持續升息、再加上市場風險頻頻出現,導致股債市波動加劇,投資人面對未來顯得謹慎且遲疑。

施羅德投信於日前舉辦來年投資展望,並於會中揭露明年投資十大預測。這是連續第六年由施羅德亞洲多元資產團隊為投資人把脈,而過去平均超過六成的準確率,讓今年的大預測同樣受到矚目。另外則是受到升息影響的債券市場、以及今年表現備受壓抑的新興市場,同樣都是明年重點、不可忽略。

施羅德投資亞洲多元資產主管Patrick Brenner:擇優投資 追求甜美果實

針對明年,施羅德投資亞洲多元資產團隊主管Patrick Brenner認為,預測仍有投資的甜美果實可享,但要注意兩大風險:貿易戰、通膨。

他解釋,儘管全球經濟步入成長高原期,但明顯尚未結束。根據施羅德投資集團經濟團隊的預測,全球經濟成長於明年可達3.0%,略低於今年的3.3%,而就目前全球的經濟數據來看,例如PMI(採購經理人指數)都仍在50以上的擴張水準,就算有貿易戰的攪局,全球貿易量仍在穩健發展,在此支撐下,景氣的繁榮可望最少延伸到至2019年6月,也就極有可能締造史上最長景氣擴張期。

如果是風險,中長期的確不可忽視貿易戰所帶來的影響。Patrick Brenner說,美國為中國最大的出口國,佔中國出口市場達48%,一旦美國提高關稅,勢必衝擊中國貿易;而貿易戰帶來物價高漲、通膨升溫,不只對美,在原先勞動市場已經緊俏的日本、歐洲,也會進一步推升通膨水準。

因此,面對明年總體環境,Patrick Brenner將他的十大預測歸類在:擇優投資美股、新興市場。另外是看準通膨升溫,布局於原物料。此外,為避免市場震盪,應提高避險比例,日圓、黃金是不錯選擇(見下表)。

施羅德2019十大預測

1) 全球股市締造正報酬

2) 新興股市表現優於歐股 

3) 相較美股,看好美國醫療保健類股

4) 做多原物料 

5) 相較於債券,看好美國公債 

6) 相較於歐股,看好歐洲銀行股 

7) 看好日圓優於歐元

8) 放空投資級債

9) 看好黃金

10) 看好中國境內政府公債

資料來源:施羅德投資亞洲多元資產團隊,2018年11月6日。

他進一步解釋,預測明年全球表現分歧,單就美股,也不會是整體都好,不妨聚焦從2015年以來欠缺表現的醫療保健,其可望延續今年的漲勢、持續上揚。另外是能源股持續看好,但也不妨留意:2019年聖嬰現象發生機率升高,因此農業作物可能會有供需吃緊的狀況,可望推升價格表現。

至於避險的部分。以美國S&P指數來說,自1990年以來的統計,年化報酬率達10%,但如果剔除掉單月最大漲幅,年報酬率僅2%左右(資料來源:高盛投資研究,2018年9月。),這個說明了,如果要降低風險達到報酬率最大化,最好的方法就是避險,明年看來,日圓、黃金都是避險的不錯選擇,而中國境內政府公債在寬鬆貨幣環境下、仍有上漲空間,也是債券布局的避險選擇之一。

施羅德投資新興市場經濟學家Craig Botham:美元反轉 新興市場曙光現

原本年初備受看好的新興市場,今年以來受到貿易戰、美元持續升值等影響,表現相形黯淡。展望明年,施羅德投資新興市場經濟學家Craig Botham認為不妨持平來看,雖說短期內貿易戰未解、也的確為新興市場平添更多不確定性,但預期未來美元極有可能走弱,資金一旦回補新興市場,便大有可為。
他進一步解釋,今年新興市場受大兩大因素影響。先提到貿易戰。中美貿易駁火,直接傷害中國,但也透過全球供應鏈傳遞至其他新興國家,亞洲國家首當其衝,而這也反映於今年新興市場國家的股市表現:受貿易戰爭影響較低的國家普遍表現領先,例如俄羅斯、印度。

除了貿易戰,便是美元表現持續強勢,同樣成為今年新興市場股債市表現不佳的主因。從過去經驗來看,一旦美元升值,通常伴隨新興市場債券利差擴大,也就是新興市場皆會面臨修正。另外,各個新興市場對美元融資的依賴程度不相同,而美國利率上升加深新興市場對美元債務的清償壓力,而這也成為今年新興市場的致命傷。

不過,這個態勢在明年可能會有所反轉,特別是在美元表現。Craig Botham解釋,一來是觀察到美國的雙赤字問題持續擴大,從過去數字顯示,赤字一旦擴大、美元指數也會同樣走弱。其二,看到美國與德國十年期殖利率利差持續收斂,通常美元指數會走低,也就是美元會走弱。

以結論來說,預期2019年弱勢美元將支撐整體新興市場的資產表現;但貿易戰僵局未解、全球景氣循環進入末期,不同新興國家面臨不同的風險,所以在布局上,也須精挑細選。

施羅德投資固定收益產品投資總監Sriram Reddy:債市表現分歧 看好歐洲

其實,未來預期新興市場的分歧表現,也同樣會在債券市場發生。施羅德投資固定收益產品投資總監Sriram Reddy表示,在不同的景氣階段,投資人該有不同的報酬期望以及策略。就目前來說,歐洲債市仍處景氣循環的初期階段,是債券布局的不可或缺;惟高收益債有基本面惡化的問題,投資上需留意。

Sriram Reddy解釋,目前處在景氣的末升段,債券資產報酬表現開始分歧。他舉例,今年以來歐洲高收益債、美高收債表現都不錯,全球債券指數有小幅修正,而新興市場債則最受壓抑。為了要掌握報酬,反而應該多元化、靈活布局,不該將雞蛋都放在同一籃子裡。特別是,債券市場經過多年的漲幅,價格都在相對高點(除了新興市場債),要能降低風險、又要能有固定息收,所謂「一魚兩吃」的概念,對預期報酬率就該回歸現實。

「尋找便宜、可望有表現的券種」,同樣是2019年的債券策略核心,在此概念下,便宜的新興市場債以及仍在持續正向發展的歐洲債市,存在俯拾即是的投資機會;但另一方面,已觀察到美國的高收益債市場有評價偏貴、基本面走弱的跡象,應該謹慎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