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观点

住房负担能力是否真的如此令人困惑?

我们探讨为何全球一线城市能够源源不断地吸引年轻人涌入,并认为这些地方虽然成本高,但居住在这些地方具有良好的价值。

12/10/2018

Tom Walker

Tom Walker

全球地产证券联席主管

Hugo Machin

Hugo Machin

全球地产证券联席主管

社交媒体的热搜榜经常会出现和全球一线城市买房成本的相关话题。虽然这对每代人来说都是一大笔花费,但大部份媒体都会把关注点放在年轻人,尤其是新社会人第一次买房的困难上。

虽然成本高,但是全球一线城市还是在源源不断地吸引年轻人涌入。我们认为只关注居住成本有一定误导性,一线城市对年轻人来说还有更多的价值。

开支

如果您有100万美元,在全球不同的城市能够买到多大的房子呢?下图给出的答案是并不大。

但我们认为,这张图忽略了一点。在知识经济时代,住在合适的地方相对以往变得更重要,即使这意味着我们无法马上买房置业。

归根结底,城市居住的大规模需求是因为全球经济由制造商品转向了制造创意。

在Richard Florida的《创造性阶层的崛起 (The rise of the creative class)》一书中,他描述了创造性精神如何成为城市成功的重要因素。他的主要观点是,全球经济正在转型,而创造力对于21世纪十分重要。

创造力热潮正在城市中推进,而一线城市也会提供给在相关领域中寻找就业机会的人更多便利。物价高的原因之一就是,人们天然地喜欢在这些城市中生活以及工作。

城市的重要性

很显然,一座城市无论是在政治、经济或文化方面变得越强大,越多人、产业及知识就会汇聚成群,互动交流就会变得越强大。这会带来更多创意及利润,并吸引更多人才涌入。

实物商品制造业的衰落激发了创意制造业的诞生。我们生活在变革的时代。城市是变革型经济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因为城市正是这些创意的孵化器。

居住在全球一线城市中让人们,特别是初出社会的年轻人能够广泛地吸纳来自专业、社会和文化等方方面面的经验,对职业生涯作出投资。

虽然比起其他城市,一线城市的物价和房价都高出许多,但很多人认为这种取舍物有所值。

远程办公对一线城市是一种威胁吗?

远程办公实际上会增强城市的地位,特别是处于创意前沿的城市。商务旅行及联合办公公司(如WeWork)的崛起表明,相对以往来说,人们更需要身处于创意文化圈中。

科技使远程办公成为现实。现在拥有固定工作地点的人已经开始变少。但是远程办公并不等同于在家办公。远程办公意味着需要身处知识富集型的“精英汇聚区”与人交流,并能够灵活地根据需要在写字楼、联合办公区或国际城市中工作。

正是这种身处行动中心的需求推动了一线城市的价格增长,并将继续推动这方面的增长。我们认为变革型经济将会整合入少数城市中。特别是,我们指出在大学与产业合作紧密的城市中,比如生物科技产业非常繁荣的英国剑桥和美国波士顿,对于那些拥有一定技能的人而言,就业机会更大。

结论:更好的价值还是高昂的成本?

变革型经济的成功在于创意的转移,城市是创意的关键促成者。相对不具有知名大学及交通运输基建设施的城市而言,具备这两方面优势的城市将获得进一步增长动力。

我们认为,看待高成本中心的更好方式是思考真正的全球一线城市是否真的代表更好的价值,而不是只盯着高成本的生活支出?以实际行动进行投票的话,许多人认为在成本与事业发展之间作出取舍是物有所值。

对于脑力工作者而言,全球一线城市的各种价值和机会将慢慢为他们带来充足的回报,因此,住房负担能力这个问题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让人感到困惑了。

 

免责声明
本文件仅包含一般性信息且仅供参考之用,并非意在提供金融信息服务或构成出售或购买任何证券或金融产品的要约邀请或宣传材料,亦非有关任何公司、证券或金融产品的投资意见或推荐建议。本文件不应视为提供财务、法律或税务意见或者投资意见/建议。投资涉及风险。过往表现及预测未必可作为日后业绩的指引,投资者或无法取回最初投资之金额。本文件所载信息以根据施罗德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施罗德上海”)及其关联公司管理层预测为依据,并反映现时市况以及我们目前的看法,因此有关数据和意见均有可能会改变。本文件所载的所有意见或预测,仅为本文件编写时的见解,因此无须因其改变而再作通知。本文的数据被认为是可靠的,但本公司不对其完整性或准确性作出任何明示或默示的陈述或保证。本公司对直接或间接使用或依赖任何有关数据、预测、意见或其他信息产生的损失概不负责。
本文件部分图片源于网络,本公司将善尽合理努力尊重原作版权并注明出处,但因信息受限,个别图文来源未能注明,请见谅。若版权人有任何争议,请与本公司联系处理,一旦核实我们将立即纠正。
本文件由施罗德上海刊发。